进一步做好贸易政策合规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第一,进一步做好贸易政策合规工作,是加强依法治国的重要内容。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法治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重要成果,是现代社会治理的基本手段。”对现代经济治理秩序和国际经济交往规则的遵守,正是中国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世贸组织协定是国际法的组成部分,中国将其转化为国内法进行实施,因此遵守世贸组织规则就是遵守国内法,就是经济领域依法治国的具体举措。这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清理、修改与世贸规则不相符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措施。例如,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前后,中国进行了大规模法律法规的清理和修改,涉及中央2300余件,地方约19万件。但即便如此,一些国内法律法规仍然受到其他世贸成员的质疑和诟病。这就涉及另一方面的工作,即执行世贸组织的裁决。例如,我国1990年《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2008年,美国以包括此条款在内的中国相关法律不符合世贸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为由,诉诸争端解决机制。专家组裁决,政府的审查权不能排除作者在作品上所有的权利,换句话说,即使一作品经审查被禁止出版、传播,但如果其他人对该作品进行抄袭或商业传播,仍应受到处理。2010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删除了该涉案争议条款,通过“建设性模糊”的方式,执行了世贸组织专家组裁决。
 
第二,外界高度关注中国履行承诺情况。中国已逐渐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从经济领域看,2017年,中国GDP约12.2万亿美元(约82.7万亿元人民币,按2017年12月31日汇率折算),占全球GPD约15%;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二大服务贸易国,是12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拥有庞大且具有潜力的消费市场。中国经济体量大,政策外溢性强。以钢铁产业为例,中国钢铁年产量8亿吨,占全球钢铁产量的一半;年出口量曾达到1亿吨,占年产量的15%左右。美欧等很担心中国钢铁的过剩产能如何处理,因为中国对钢铁产品进出口政策的调整,可能对包括美欧在内的全球钢铁产业造成巨大影响。同样,中国进口政策的调整,也将影响众多国外出口商的利益。因此,外界对中国是否按世贸规则行事高度关注,将中国的贸易政策放在“放大镜”“显微镜”下。中国的相关政策措施,无论在文字表述上或在具体实施中,一旦存在违规的情况就很难隐藏。其他成员的政府通过例如世贸组织对华贸易政策审议等场合质疑中国相关政策,外国企业则通过在华商会、协会等机构,收集中国相关政策措施,向其母国反馈其关注。近年来,外界对中国贸易政策的关注和质疑,涉及产业政策、国有企业补贴、进出口管理措施、透明度义务、外商投资政策、知识产权保护、服务部门开放、农业政策、网络安全、投资环境等方方面面,既有中央层面也有地方层面的政策。这些关注和质疑如得不到解决,其他成员就可能将这些政策措施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世贸组织1995年成立以来,诉诸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件有500多起,中国就被诉40起,是164个成员中主要的被诉成员之一。
 
第三,在履行世贸组织承诺、开展贸易政策合规工作方面,一些部门和地方仍存在认识上的偏差。有一种观点认为,遵守世贸规则是被动地履行义务,能拖则拖,少做、晚做甚至不做能“占便宜”,符合中国的利益。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没有认识到不守规则将付出沉重代价。作为贸易大国,中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受益者,没有多边体制的保护,中国更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冲击;没有多边体制的制约,一些大国也更容易行使经济霸权。比如,美国阻挠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上诉机构成员遴选,使争端解决机制难以正常运转,从而通过双边制裁,谋取更多利益。因此,从中国的角度来讲,遵守规则,支持多边体制,有利于避免双边贸易战,敦促成员无论经济体量大小都遵守规则,为中国企业营造良好外部环境,维护自身利益。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入世之初我们已进行过法律法规清理,开放义务也已履行完毕,合规工作已经完成。这种观点没有认识到合规工作是持续性义务。合规不仅要解决“存量”问题,也要解决“增量”问题。一方面,世贸谈判会产生新的规则,另一方面,中国的贸易政策也在不断制定出台,新出台的政策文件都需要根据世贸规则进行合规。因此,合规工作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不可能一劳永逸。还有一种观点,没有认识到合规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中国希望从国际经济治理的参与者逐步成长为贡献者、引领者,在更高水平上维护并拓展中国未来发展空间权益。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不仅要靠自己的经济实力,也需要其他国家的信任和尊重。如果中国连主动申请加入的世贸组织的规则都不认真遵守,那中国拿什么树立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和良好的国际信誉?更不用说赢得和提升国际规则制定的话语权和主导权。因此中国作为大国,一定不能心存侥幸,需要以身作则,以此彰显领导力。